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中心 > 公司要聞


為惠州打造“水城共融”盛景

發布日期:2020-08-19 字號:[ ] 分享

8月惠州,熱浪滾滾。金山湖畔,“奮戰三百天,決勝金山新城”的治水戰役吹響號角。2021年6月底前,完成金山新城水質改善和水利工程是惠州市金山新城水環境綜合整治項目的目標之一。

此時,金山新城蓮塘布河上游整治工程已經進入尾聲,施工人員鋪設管網的身影之后,河道蜿蜒而行,碧道環繞其周,清流貫通其中的盛景已現雛形。

 “蓮塘布河的臭味沒有了,水清了,風景也好了,對我們附近居民的身體健康大有好處,也給市民增加了一個休閑、鍛煉的好去處?!奔易∩徧敛己痈浇暮蜗壬?,幾乎每天都會來看看這里的變化。

這是金山新城水環境綜合整治項目的場景之一,在金山新城118平方公里范圍內,更多的水環境整治項目正在或者即將進行。

由中國電建成都勘測設計研究院作為牽頭方組建的聯合體團隊,將在2021年年底前,助力惠州市在粵港澳大灣區打造一座“人水和諧”的生態新城。

未來“人水和諧”的金山新城“長”什么樣?

水面粼粼、碧波蕩漾,悠悠碧道、依依垂柳,高樓林立、人在景中。

位于惠州市東江北岸的惠州市金山新城水環境綜合整治項目總承包部,四面墻壁上掛滿了這座新城的未來藍圖。

這是設計者們對“人水和諧”的美好構想,在兩年的時間里,他們將把想象照進惠州400多萬群眾的現實生活中。

惠州自古便是嶺南名郡,廣東三大水系之一的東江穿城而過;“百粵群山之祖”羅浮山盤踞西北,“半城山色半城湖”的美譽流傳至今。北宋時期,蘇軾左遷惠州,羅浮春色、西湖水色、荔枝之味,讓這位大文豪發出“不辭長作嶺南人”的感慨。

山脈、水脈、文脈造就了一座歷史文化名城。新時代、新機遇、新生態下,如何將這座古城的山水人文重現于世人面前,讓產業和人居在此實現和諧共生,是成都院人為這座新城描繪藍圖時縈繞在心中的問題。

成都院人以中國傳統文化中的“大道至簡、道法自然”為根本遵循,打通山脈、城脈、水脈,連通凈化城中水系,構建百里碧道,讓分散產業得以臨水布局,以治水為引擎,帶動一個城市新中心、粵港澳大灣區新城市的崛起。

自古以來,人因水而聚,城因水而興。

著眼于水、立足于城。通過兩年時間,金山新城治理范圍內,未來黑水變清泉、死水變活水、“看海城市”變“海綿城市”,城市死角也能推窗見綠。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新時代我國社會的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日益需求與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

而對宜居環境的需求,正是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需求之一。宜居的生活環境,離不開藍綠空間。在金山新城,正在整治建設的綠水、碧道、立體化的生態景觀將共同滿足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基礎需求。

一條通往“綠色生態之城”的“水、城、產、人”協調發展之路已經鋪就,成都院人正在路上。

“老大難”的水環境治理,問題到底出在哪兒?

黑臭水體是水環境治理首先要解決的問題。

黑臭水形成非“一日之功”,其中有地勢環境的原因,也有城市發展過程中人為因素。

金山湖為東江支流西枝江的老河道截彎取直、回蓄而成,又受東江水利樞紐回水影響,湖水流動性較差,容易形成腐水。

金山湖的南北兩側多為城中村,存在大量生活污水沿著河湖直排的現象。而在周圍的建成區,部分市政管網建設落后,污水、雨水管網亂接、錯接現象突出,甚至部分老舊小區仍為雨污合流。

漂浮著生活垃圾、散發著臭味的河湖水籠罩著周邊群眾的生活,危害著周邊群眾的健康,消黑除臭,水質提升迫在眉睫。

2019年9月至10月,兩個月的時間里,成都院人走遍了金山湖流域,摸排流域水位、觀測水質、排查出污水排口近600個。摸清了“家底”,才好對癥下藥。

經過摸排發現,區域內管網錯亂、病害現象普遍,情況復雜,因此設計方案需要統籌全域,結合工程所在地的管網特點和運行現狀進行系統梳理,做到建設一點,見效一片。

基于此,成都院給出的設計方案結合了城市空間布局和公園城市的建設要求,平衡了治水目標和技術、經濟可行性之間的關系,明確分區分類收集污水,修復和整治管網,通過生態清淤、生態補水、活水措施改善河湖水質,采取上蓄、中分、下調和流域海綿構建,開展河道治理,確保城市用水安全的同時,優化城與水的空間布局。

“多元治水”是成都院為金山新城開出的第一個“藥方”。采用源頭控污、過程截污、末端治污、底泥清淤、生態補水、新建湖泊、改善水動力等多種手段,綜合治理水污染,分區分片施策,最終提升區域整體水環境。

而“河網重塑”則是第二個“藥方”。連通河湖涌各類水系,因勢利導整治塘堰,疏浚拓寬25公里河道,新建景觀閘工程、水陂工程、排澇工程,水庫加固除險,形成有效防洪體系,將城市防洪標準由不足5年一遇,提升到20年一遇。

 “生境重構”是前2個“藥方”基礎上的升華。利用金山新城水系發達、易建設濕地的特點,串聯河湖,構建“萬畝濕地,百里水廊”的水系格局,達到涵養水體、促進生物多樣化的效果。同時,將嶺南文化融入公園設計中,建造出嶺南特色的濱水空間,由百里碧道將其與群眾生活空間相連接。

怎么做好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水環境治理是我國一片新興領域,類似金山新城水環境綜合整治這種涵蓋水質改善、水利工程、道路交通、生態景觀和智慧水務多個部分、滿足治水、興業、融城多種要求的水環境治理項目,目前在國內并不多見。

得國家大力發展建設粵港澳大灣區之機遇,成都院得以成為新行業內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新”意味著機遇的同時,也意味著問題、困難和矛盾。

為解決這些新的問題、困難和矛盾,成都院人在“摸著石頭過河”中摸索出了新的項目管控模式——惠州模式。

根據項目子項分布廣、類型多,對設計統籌要求高;實施范圍大,審批手續復雜、涉及部門多,對溝通協調要求高等特點,項目由成都院牽頭,聯合其他建設單位,組建緊密型EPC聯合體團隊,共同為完成項目目標服務。

一方面,成都院積累的豐富治水經驗,能夠充分發揮出技術引領、綜合統籌在項目實施中的優勢。另一方面,聯合體將設計策劃、采購、建設施工三大任務進行分解,聯合體各單位根據業務優勢承擔各自職責,權責明確,發揮出“1+1+1>3”的效果,保證工程質量的同時,提升工程效率。

EPC總承包部作為整個項目的“大腦”,是統一指揮的作戰系統,通過出臺一系列的制度和辦法,將管理工作精細化,將日常溝通高效化。在總承包部管“總”、各項目部主“戰”的類集團化管控模式下,下屬各項目部分別為勘察設計、采購和施工的責任主體。同時,總承包部實行集中辦公,能夠及時有效溝通,保證項目高效穩定推進。

成都院在其中充分發揮引領作用,在項目全周期,超前謀劃、超前服務,把設計“E”的作用最大化,以“施工一體化、管控收尾一體化”的理念,將工作前移,規避后期施工和財務的問題和風險。

水環境業務沒有標準,只有共識,共建一座“人水和諧”的生態新城,是成都院人和惠州群眾共同的愿望。成都院人“遇到困難不溜,碰到問題不繞”,以設計人的工匠精神“在困難中前進,在問題中提升”,經歷酸甜苦辣,只為留下一城山水盛景給惠州群眾。






【打印】 【關閉】
瀏覽次數: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亚洲AV 欧美 卡通 动漫电影-欧美亚洲日韩国产在线在线-亚洲 欧美 中文 日韩 另类,国产综合欧美日韩在线